西安哪有男人好玩的便宜安全

<nobr id="zjr55"><delect id="zjr55"></delect></nobr>

      <nobr id="zjr55"></nobr><menuitem id="zjr55"></menuitem>

      <menuitem id="zjr55"><delect id="zjr55"><pre id="zjr55"></pre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jr55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jr55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從“中國制造”到“中國品牌”,世界工廠的二次崛起!

            從“中國制造”到“中國品牌”,世界工廠的二次崛起!“新品牌計劃”的邏輯,并不能簡單用薄利多銷來解釋。最核心的地方在于,通過與拼多多的合作,企業的生產成本被大量節省。


            對于傳統制造業來說,研發投入、庫存周轉、滯銷風險等,全都是占比不菲的部分。但在拼多多C2M的模式下,整個生產模式被倒置過來,生產根據消費者需求而定,庫存壓力和滯銷風險被降到最低,研發方向也高度明確。

            如果說電商在誕生之初幫助一大批中小商家實現了創業夢的話,那么現在正是電商對傳統產業二次重塑的進行時。這一次的受益者,是產業鏈最根部的制造商。

            中國向來是制造大國,大多數一線國際品牌都與國內的代工廠有生產合作。但在利潤分配上,這些真正負責生產的代工廠卻幾乎享受不到溢價空間。隨著國內市場的消費能力不斷升級,下沉市場不斷打開,制造商們看到了新大陸。

            和他們看到同一個新大陸的,還有拼多多。拼多多的“新品牌計劃”推出后,與制造企業一拍即合。通過數據指導生產,根據需求定制產品,通過拼多多這座橋梁,制造商們史無前例的走到了最接近消費者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世界工廠正在二次崛起。這一次,你會看到不一樣的“Made in China”。

            下沉市場的矛盾

            新消費的迅速發展,顛覆了很多過去的傳統思維。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,在消費分層的情況下,不同的消費市場,奉行的邏輯法則也完全不同。

            相對產品本身,高階市場顯然更在意它背后的附加價值。頭部品牌的溢價可以在這里得到最好的展現。所以六位數的鉑金包,幾乎是白富美屆的一致追求;一線品牌的限量款,會比普通款式更受歡迎,甚至一件難求。

            拼多多上售出的大量電動牙刷、掃地機器人、投影儀等“傳統高溢價”商品證明,隨著移動互聯網逐步將信息不對稱打消,下沉市場已經發生變化。以可以迅速掌握新事物的年輕人為切口,整個消費需求正在發生升級。

            這是一個巨大的增量市場。矛盾之處在于,在下沉市場,消費者更關心的是產品的實際使用價值。簡單的說——錢還是要花在刀刃上的。

            價格成了矛盾中心的關鍵要素。

            在外界熟知的幾大品牌中,千元以上的掃地機器人是常規操作。但拼多多的調研結果是,當掃地機器人價格是一千多時,目標受眾可能只有1000萬人;而當價位降到300元左右時,目標受眾可能會激增10倍至1億人以上的規模。

            這是擺在制造商們面前的現實。

            代工廠突圍木桶效應

            實際上,不少知名代工廠都看到了這塊藍海,早已萌發在內地市場拓展自有品牌的想法,并且已經付諸行動。

            不難發現,這些為一線品牌做代工的企業有鮮明的普遍特征:他們有完備的生產線和較高的品控能力,甚至在國際貿易中自帶精品標簽。但同時,他們缺乏終端市場的渠道能力和經驗,對國內消費者也不足夠了解。

            突出的長短板觸發了木桶效應,直接給他們在國內打造自創品牌帶來了很大的難度。

            紙品制造商絲飄從幾年前起,就開始在國內嘗試自主品牌,但不論在線下的商超渠道,還是線上的電商渠道,都收效甚微,仍然要靠代工訂單的利潤來維系經營。2015年時背上高額負債,一度陷入生死存亡。

            那個時候的絲飄員工一定很難想象,一年后與拼多多合作的定制產品,一個月的訂單量可以突破3萬單。2018年絲飄銷售額突破2億元,2019年的預計銷售額突破3.5億元,幾乎翻番。

            絲飄紙業董事長鈕廣蘭的復盤總結是,“過去的絲飄以及現在的行業,其實都是‘經驗主義’,憑感覺在設計和生產產品,而不是真正了解用戶需要的是什么?!?

            他們需要一個可以能力互補的合作者,作為產品風向標,幫助他們告別這種“閉眼生產”的狀態。

            在絲飄與拼多多的合作中,拼多多就扮演著這個角色。整合用戶的需求數據后,拼多多會近一步翻譯成產品的定制信息,最后放上絲飄的生產線,再將生產出來的產品銷售給拼多多上的用戶。

            定制生產的低價秘密

            針對下沉市場的特點,拼多多的解決思路是,根據用戶需求,通過與制造企業合作,C2M定制生產相應使用價值的產品,在其他方面則盡量精簡,最終實現去品牌溢價化。

            按照這個思路,“新品牌計劃”團隊先后找到了家衛士、浙江三禾、松發陶瓷等一批在各行業頂尖的制造企業。

            最終,為霍尼韋爾、飛利浦等代工的家衛士,定制出了278元的掃地機器人,僅為行業均價的1/4;與雙立人、膳魔師合作的三禾,研發出了99元的鍋具,同等品質的出口款在美國零售價則為99美金;被稱為“現代官窯”的松發,也靠一款19.9元包郵的“三件套”陶瓷餐具,走入了尋常百姓家。

            這背后,并不能簡單用薄利多銷來解釋。最核心的地方在于,通過與拼多多的合作,企業的生產成本被大量節省。

            對于傳統制造業來說,生產成本遠遠不止于物料成本。

            研發投入、庫存周轉、滯銷風險等,全都是占比不菲的部分。但在拼多多C2M的模式下,整個生產模式被倒置過來,企業的生產根據消費者需求而定,庫存壓力和滯銷風險被降到最低,研發方向也高度明確,減少了很多探索性投入。

            這也是拼多多“新品牌計劃”迅速受到制造商歡迎的原因。7個多月時間里,超過6000家制造企業遞交了申請,近500家企業和品牌方參與了試點工程,正式成員也已經有62家。

            一定程度上,加入“新品牌計劃”后,絲飄等制造企業的具體工作和以前相比,并沒有太大變化,仍然是根據客戶的需求進行生產。不同之處在于,過去提要求的是貼牌廠商,現在則是直接使用他們產品的消費者們。

            世界工廠正在經歷二次崛起的過程。但是這一次,他們不再打著別人的標簽,而是直接在消費者眼前留下了姓名,從“中國制造”走向“中國品牌”。

            西安哪有男人好玩的便宜安全
            <nobr id="zjr55"><delect id="zjr55"></delect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zjr55"></nobr><menuitem id="zjr55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jr55"><delect id="zjr55"><pre id="zjr55"></pre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jr55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jr55"></menuitem>